【上環海味街】靠六七暴動搶糧潮致富 掌舵人:百年老店終歸一日要close

出版時間:2019/02/11 00:05

在香港,坐電車來到德輔道西,眼前一間間老字號商店掛上清水花膠、淨頭魚翅、甘香臘鴨、豬頭臘腸等標語,巷弄內的小攤販有大媽在切金華火腿,傳來一陣陣酒香鹹香。店內一堆堆魚肚、燕盞,路過的洋人好奇駐足,這是上環海味街(編按:海味即海產乾貨,以下同)。

海味街見證過六七暴動、九七回歸、SARS疫情等大事,而見證海味街變遷的,有今年80歲的梁泳潮,人稱潮官。他是海味雜貨商會的永遠會長,也是創始於1919年的百年老店「同興泰記」掌舵人,14歲入行的他,太子爺也要當雜工,從掃地、倒痰盂、煲茶等基本功開始他在海味街的生涯。
 
風光年代 顧客遠從離島來

潮官的形容很有趣:「海味業好像一件爛棉襖,讓你有得吃、餓不死、凍你唔死也凍不死你。」這行現在雖已漸漸式微,無法靠它賺大錢,但40多年前卻風光一時。六七暴動那年,店舖轉危為機,1年賺得7萬元港幣,因此購入2層貨倉。「那時候的謠言好厲害,人們到處搶購糧食,一謠傳沒水電,一下謠傳沒米賣,搶到糧食一粒都沒有,雖是滿地土製炸彈,但我們每晚整理貨物到10、11點。」那個火紅的6、70年代,連離島居民也會乘船過來買貨,因德輔道西至東邊街鄰近以前的威利麻街碼頭。「小船都停在中山紀念公園附近,居民一過海抵達,直直走就能到這裡,所以生意特別好。」
 
暗語發盤 瓶身記號算利潤

年輕時的梁泳潮在天台曬海味或留店守夜時,最愛聽收音機和閱讀,「佩蒂佩姬的《Changing Partners》和《I Went to Your Wedding》那些歌曲、中國小說《水滸傳》等等,都是我最愛的經典,所有知識都是在那段時間學回來。」他指自己讀書機會不多,但分享往事時卻不斷夾雜英語,「每個星期都有1、2次出現鴨仔團旅遊團,一班外國人來到這裡獵奇,拿起臘腸就想試食,我馬上說要steam cook(要蒸過)。」、「傳統行業沒有人承接也要close。」他說英語時神態自若,非常有趣。

「舊時海味店負責採買的人在南北行是以發盤形式買貨,出價、報價都不公開,不是公開拍賣,而南北行店主要用的是密底算盤,店家計算交易利潤時,海味店負責採買的人便看不到。每間字號都有自己的暗語。」記者留意到裝有各種海味的瓶子標籤上,除了有產地和價格等資料,另外還會有3個小字,如「永生行」、「萬利興」等等,原來是每間商舖內的員工,用來記住在不同南北行的購入價,和顧客進行交易便能立刻盤算利潤。
 
飲食習慣改變 無悔守舊

被問到海味業是不是已經式微,梁泳潮說:「我們就是在這裡守株待兔,等客人自己上門,年輕人飲食習慣改變了,不是不懂怎麼煮海味,而是嫌烹煮過程繁複,去餐廳吃簡單多了。」飲食態度也不同了,「以前去參加喜宴,天氣再熱都會穿套西裝,不像現在T恤、牛仔褲也可以了;以前午飯時間,中環的皇后像廣場不會有人蹲下來吃便當。」雖然是這樣說,也不得不歸咎香港人生活條件改變。「以前房子面積最少都有11坪多,可以放到2張桌子,老人家方便在家煮菜,所以比較多人買海味,現在房子的實際面積只有5坪多,地方狹窄,寧願在外面吃飯。」

「同興泰記」店內鮑魚、海參、魚翅、魚肚、瑤柱、冬菇、蝦米一應俱全,處處都是歷史痕跡,像是1929年的袁世凱和滿清銀圓硬幣、與保存將近90年的電話收據明細,店內約10多個員工,和熟客們談笑風生。記者拍攝期間,留意到有幾位客人,爺爺帶著女兒和孫女來光顧。問梁泳潮有沒有想過革新?「舊的紫砂茶壺你洗走茶跡,以為好,怎知道人家不要了!我是貪它舊。從小到大我都在海味業,今生無悔。」(香港《蘋果日報》/提供)

同興泰記海味店
西營盤德輔道西178至180號

梁泳潮,同興泰記老闆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梁泳潮,同興泰記老闆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
梁泳潮出生時辰八字被批五行欠水,故父親在他名字裏添「水」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梁泳潮出生時辰八字被批五行欠水,故父親在他名字裏添「水」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
老闆推介,店內的招牌瑤柱王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老闆推介,店內的招牌瑤柱王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
罐上寫上暗語「要道」、「要興」,好讓員工記住各樣海味的購入價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罐上寫上暗語「要道」、「要興」,好讓員工記住各樣海味的購入價。香港《蘋果日報》提供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