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洲鼓文化衝擊成養分 江鳥重拾畫筆狂創作

683
出版時間:2018/12/08 00:08
江季鴻的畫作呈現當時把自己逼太緊的心情矛盾和壓力。高世安攝
江季鴻的畫作呈現當時把自己逼太緊的心情矛盾和壓力。高世安攝

江季鴻(江鳥)從美術系本科生一路到小學教畫畫,這18年的人生前端,他一直只把教畫畫當成工作,根本不想動筆;繞了好大一個彎,40歲時才因為祖父過世重提畫筆創作多幅畫作,但一度把自己逼太緊,罹患憂鬱症。
 
江鳥祖父在70歲時,人生最後20年才開始作畫,當時江鳥一路陪伴在旁,感受創作的歡喜過程。2年前祖父過世,江鳥受父親所托,替祖父繪製喪禮上供親友憑弔致意的肖像畫。這幅畫也是江鳥第一幅重拾畫筆的人物肖像畫,一畫不能自己,開啟了他的人像畫作之路。
 
「我畫完那個當下,突然有一種以前那種被困著,覺得說畫畫就沒什麼、只為了考試,種種的枷鎖好像就不見了」,江鳥發現畫畫功力還沒退步、手感還在,他暗暗確立自己繼續畫下去,一張兩張三張四張「畫畫很快樂」。
 
他的畫作捨棄物件和風景,從非洲部落文化延展到嘉義在地的人文關懷,超過10年的非洲鼓樂團表演和教學經驗,從西非幾內亞到東非烏干達拜師到演出,這些文化衝擊都影響到他的畫作,成為他創作養分來源。畫紙上呈現的主角盡是非洲孩童和樂手,家鄉嘉義的外祖母,村裡的阿嬤和烤甘蔗的歐吉桑。
 
但是他轉念想,畫畫能不能當作人生新的規劃,找了朋友當經紀人,逼自己每天畫出一張,執念一生就走火入魔。「一直在宣洩某種壓抑在我心中很久的一個心情、情緒」,把自己封閉起來畫得太急,到某天他發現不對勁,找了心理醫生發現罹患憂鬱症,好在家人和團員一路相挺,他轉念暫時放下繪畫創作,調整創作步調沉澱,兩個月不拿畫筆重新打鼓,如今再次面對畫作時,又重拾創作那份快樂。(陳揚盛/嘉義報導)

想知道更多,一定要看……
【微視蘋】十年打一鼓 小學美術老師化身非洲鼓園丁

江季鴻把非洲16歲男孩畫進畫作裡。江鳥提供
江季鴻把非洲16歲男孩畫進畫作裡。江鳥提供

超過10年的非洲鼓樂團表演和教學經驗,都成為江鳥的創作養分。高世安攝
超過10年的非洲鼓樂團表演和教學經驗,都成為江鳥的創作養分。高世安攝

江季鴻奉獻小學美術教育近20年。薛泰安攝
江季鴻奉獻小學美術教育近20年。薛泰安攝

下載「台灣蘋果日報APP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