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消夜文】三杯究竟哪三杯

8031
出版時間:2017/10/11 00:06

曉晴鍋子裡正燉著蘋果黑麥豬肋排,而另一個炒鍋中正熱了油,準備要來做三杯雞。
 
曉晴還記得因為這道菜和小坪共事第一次交手時,鬧的不大愉快。曉晴的工作位處於上游,而小坪則是下游,兩人工作息息相關,小坪負責校對,修飾上游文字工作者的文案,曉晴雖然也是業界老鳥,不過有時心思不夠細密,雖然不致有錯誤,可是心思縝密的小坪,提出的問題總是會出乎意外的讓曉晴語塞。
 
就像三杯雞。
 
那天,坐在曉晴身後的小坪突然爆出了:「三杯是哪三杯啊?」曉晴正在頭痛著下一個提案,根本無暇空出心思處理這個問題,隨口丟出了:「甚麼三杯,是慢來罰三杯嗎?」曉晴不帶腦袋的乾笑著。
 
曉晴轉身一看,小坪翻了一個大白眼,粗聲道:「誰管你慢來罰三杯是要罰哪三杯?我說的是你的稿子、稿子。」小坪頭爆青筋,說到稿子字眼時,還特別提高了音量,曉晴這時才想起了上個禮拜交的那個三杯雞稿子,原來小坪問的是這個。
 
「哎呀!誰知道你問的是這個,稿子交完了,我全部就忘了。對不起,我馬上問?」曉晴抱歉著,可是小坪卻不領情:「你採訪時都不帶腦嗎?」
 
曉晴竟就回了,「採訪時帶腦,寫完後就無腦了,要記得這麼多,頭早就爆炸了。」鬥嘴歸鬥嘴,曉晴還是打了電話詢問,「阿積師,請問三杯是指醬油、麻油和米酒嗎?」電話那頭,阿積師回復著小晴說,就是這三個原料要1:1:1,可是現代人不吃那麼油,所以,油就少放了些。
 
曉晴還記得當時她修改稿子時,小坪還氣呼呼的,可是當天晚上加班通宵時,小坪卻還是幫她買了杯咖啡,放在她桌子,兩人就是因為這杯咖啡,而熟絡了起來。
 
滿室的三杯清香,其他朋友、同事都來了,最後到達的那個人卻是最早出門的小坪。「哎呀,慢來要罰三杯啦!」同事朋友起鬨著,小坪望向曉晴問:「是哪三杯?」
 
曉晴有默契的說:「不是麻油、米酒和醬油那三杯,是清酒、梅酒和高粱這三杯。」
 
小坪阿莎力的乾了這洋溢著濃濃友誼的三杯酒,吃著這不打不相識的三杯雞,曉晴慶幸著在工作生涯中,能交到這樣志同道合的摯友,真是人生中的最大收穫啊。
 
蘋果花:友誼就像酒一般,越陳越香~~~
 
三杯醬
材料:仿土雞腿肉1支、蒜10顆、黑麻油30ml、老薑片20克、九層塔10克、辣椒1根切片、辣椒醬3克
調味料:糖15克、醬油13 ml、水40 ml、麥芽糖3 ml、米酒30 ml
做法:雞肉炸熟,蒜頭和薑片炸成金黃色,以1/3麻油爆香1/3老薑,加辣椒醬炒出色,加調味料炒成醬。以剩餘麻油爆香老薑、辣椒,加雞肉、蒜頭炒至收乾,灑九層塔。

 
 

吃來鹹香滑嫩,非常下飯。王文廷攝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