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的極短篇:誰把學生逼成暴民?(瞿欣怡)

更新時間: 2019/11/23 05:00

理工大學被攻擊時,我看著網路上學生被困的畫面,不停流淚,心緒難平。那夜,眾人無眠。好不容易躺下,又翻身起來看直播,深怕六四在香港重演。
隔天一早,帶著疲倦擔憂的心,出門上班。台灣一切如常,香港卻已成戰場。車子經過台大,微涼秋日,台大的老樹被雨水洗刷得好美,大學生在校園說笑趕課。香港的大學生,本該過著這樣的生活啊,為何如今卻成「暴民」?
讓我們回到抗爭的原點,一切開始於《逃犯條例》的修訂,當中最讓人無法接受的,便是跳過立法會的監督,只由行政長官與法庭決定,直接將犯人送往中國。這個條例就像引線,引爆香港人長期對中國的不滿與不信任感,也炸裂中國「一國兩制」的面具。大型集會的同時,勇武派跟港警的對峙也越來越劇烈,無法可想,無處可退。
撤回送中條例最終演變成「五大訴求,缺一不可」。撤回不符民意的條例,以及國家必須收斂暴力。

連自己都保護不了

BannerBan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