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回憶錄:冰的與熱的(楊索)

更新時間: 2019/10/19 05:00

那日中午在老王記排隊,我被引入併桌,一張圓桌,左邊是三個年輕女孩,右邊是一男一女。他們的牛肉麵先端上來,年輕女生唧唧喳喳廣東話,興奮地拍照。右手旁的男人突然冒出一句:「我這歲數,能有一國兩制就很不錯了。」
圓桌很小,他此話不知向誰說,女伴並未附和、轉開了話題。三個女生安靜下來,筷匙動得很慢,這碗麵也太燙了。我的清燉牛肉湯與泡菜送來了,舀湯時,身旁男子吼起來:「今天湯頭不對,完全沒入味。」眼前的牛肉湯似凝結了一層黃油,冰的!我體腔沼氣熊熊燃起。
小圓桌眾人埋頭,這對男女先走了。我忍不住開口問:「你們來台北玩嗎,來多久了?」鄰近我的女孩含笑回說:「來三天,這是最後一天。」我問了一個白癡籠統的問題:「你們好嗎?」三位女孩禮貌微笑,沒有回答。

集體性的病染膏肓

BannerBan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