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間煙火:寵愛父母的方式(陳雪)

更新時間: 2019/08/29 05:00

日前回老家看父母,媽媽突然對我說她想剪短髮,她指著鄰家堂妹的髮型給我看,是剪短燙捲俐落而有造型的款式,要我拍照存檔,傳給街上的美容院老闆。我們討論著髮型,父親在一旁頗不以為然,低聲說:「剪那樣能看嗎?」
一周後,堂妹傳來照片,媽媽真的剪了短髮,不過沒有燙捲也沒染黑,照樣花白,有點學生頭的短髮,看來頗為清爽。哪知堂妹又加了一句,叔公很不高興,有點在生氣。
我看了真是想笑。都快七十歲的老人了,竟還執著於女人的長髮。
記憶裡媽媽總是一頭長髮,年輕時盛行法拉頭,美容院吹得又捲又蓬鬆,瀏海吹得高高地,像飛簷,髮色也常變換,母親是愛美的,記憶中她從來都是在美容院洗頭吹頭,幾十年裡自己洗頭的次數或許不到五次吧。後來年紀大了,頭髮花白也不去染它,就把頭髮盤起來,露出一張小臉。我見過母親結婚時的照片,單眼皮、小小的瓜子臉,直挺的鼻子、櫻桃小嘴,真是秀美。中年後有一度漸漸發福,但拍照時一張小臉還是醒目。

最愛的總是最貴的

BannerBan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