呂塗人間:不昧因果(呂政達)

更新時間: 2019/08/25 05:00

我偶爾想起楊偉中這個人,當年他坐在電視政論節目的名嘴間,慢條斯理地發表言論,偶爾也會激動地和來賓辯論。
我偶爾想起楊偉中最後的悲劇,在非常遙遠的太平洋中的庫克群島,他以一名父親的姿態,躍入海中想解救泛獨木舟翻覆的女兒,在蔚藍泡沫間結束他還年輕的生命。
庫克群島,已見過過多的生生死死,沒有為我們掉過一顆眼淚,是我不曾去過的夢土。十八世紀西方的船艦陸續出發,要去探索未知的海洋世界。年輕的庫克船長帶領的船艦橫越海溝,為日後的侵略者繪製島嶼地圖,命名。他也不曾預見他將死於夏威夷土著之手的史實,但有那麼一座群島以他為名,其後百年有多少船艦跟著他的航線,他的旅行紀錄變成殺戮和征伐的殖民史。
我確實到過澳洲墨爾本,進過從外地移築過來的庫克小屋,坐落在繁花似錦的花園內,殖民的龐大記號原來只是一棟褐色的小屋,安靜地度過風暴。我非常清楚記得,屋旁種著一株澳洲獨有的紅千層樹,那也是庫克船長分類命名的樹種。花蕊吐出紅色的瓶刷,一層包裹著一層,似乎要洗刷掉屬於歷史的一種什麼。

離去都是無關緊要

BannerBann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