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行僧:寶可夢與唐吉軻德(成英姝)

出版時間:2019/09/26

原以為寶可夢這個遊戲已經日薄西山,重拾以後發現不僅玩的人不少,如今還留下來玩的都挺投入,不乏執念深重之人。不小心又入坑是手滑打贏兩次火箭隊,但後來一路輸,輸到我的寶可夢死成一片,打不下去,總共也沒打幾場。我後來靠團體戰中混水摸魚,周遭老司機看不下去,頻頻指點,名堂太多,消化不良,後來得知人家打火箭隊打了一千次,所有格鬥紀錄累積了超過六萬次,各種驚人數據,這要花多少時間?

想像事物壓倒真實

遊戲開發公司也是城府深,如今玩出一片天的人,期待的難度不會低,必須給遊戲一層層疊出縱向橫向的繁複,這遊戲還是體力活,哪兒有怪奔哪兒去,很少有遊戲這麼逼人走出家門,走出你家巷子,走出你住的那個縣市,甚至飄洋過海。
我越是明白熱中之人那認真、在意,把自己的生活讓出給遊戲到什麼程度,日常裡很多物事的決定都取決於與遊戲的關係,越感到不可思議的震動。甚至,我能想像有人為了佔道場起爭執,但沒想到還真有人為此動刀子,即便如此,我也不會說出像是「傻瓜被遊戲奴役」這樣傲慢的話,我反而驚嘆,人可以讓現實裡不存在的、想像的事物,壓倒過真實。
玩家朋友笑笑說,就像唐吉軻德戰惡龍吧!我頓時驚覺,如今我們提到唐吉軻德把風車當巨人的故事,總當作理想主義者追夢的寓言,而不是嘲弄神經病耽溺於幻想,那麼寶可夢玩家打怪又為何不是?遊戲是虛擬的,然而你以為人類活在世上相信的全是真實的事物就無知了,剛好相反!所有結構了人類生活和文明的,全是虛擬的東西。
好比說,人類史上最強而有力,最決定了人之集體生活的虛擬事物,就是貨幣系統,甚且,國家其實也是虛擬的,企業也是虛擬的,這些東西都沒有實質存在,都是人類想像出來,達成默會,深信不宜,建立依賴,遵守共同的規則,使其能夠運作,甚至強大。根據當今極受注目的歷史學家Yuval Noah Harari在《人類大歷史》提出的論調,智人之所以能雄霸地球,靠的就是這種創造虛擬故事的卓越能力,生物中只有智人做到。
當我在想寶可夢並不真實時,我覺得其他事物也沒有比較真實。如果其他事物是真實的,寶可夢一樣真實,如果其他事物都是虛擬的,寶可夢也是幻想。

成英姝╱作家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