呂塗人間:花兒開好了(呂政達)

出版時間:2019/08/18

和從事出版通路的程哥,談起他和某名法師的奇妙緣起。
程哥告訴我,有次他去寺院拜會法師,時日已晚,他要趕下山開會。法師留他:「別急,我帶你去看花。」
程哥也不明所以,心意牽動,就跟著法師來到山腰看花。
是時三月才剛落幕,暖春在山腰催熟了杜鵑花,但那天,一行人前去觀看的是含笑花。朵朵白色的花蕊,有如人的初心迎接他們。
程哥說:「那還是我第一次看見含笑花,真香。」
含笑花是老祖母的花,古時的大庭院生活,姑娘懷裡放著含笑花,用體溫去煨含笑花香,去煨她懸念的青春。將來嫁人了,變老了,她把含笑花的秘密傳給下一代的女兒們。
賞過那趟含笑花,不喝茶了,程哥告別法師下山,事後他才知道,在他趕路必經的那段路上,發生重大車禍。算算時間,如果他不因賞花而耽擱,可能就會遇上車禍。
程哥感嘆,世間就有這麼多不可解也不可知的因緣,也許我們因此趕上了,也許就這樣錯過了。不知是花解救了人,還是,人解了花語。原本生命在澗水邊的無常開謝。

花開堪折直須折吧

我聽了這個故事,感覺生命的安排,真如花期般確定嗎?那就不要錯過,花開堪折直須折吧。如果有一天,在某個明媚陽光的午後,花兒都開好了,我們就去赴約,跟著法師賞花去。
在佛經裡讀到花開時節,都總眼睛一亮。也許是滿天撒下曼陀羅花,一朵孤寂而圓滿的青蓮花,誰從印度的遠方帶來一朵大百合花,供養佛陀。佛陀歡喜讚嘆,馨香盈室:「善男子,汝當諦聽,我為汝說法。」
花是供養,是佛微笑的秘密,每朵開而又謝的無常之花,靜靜的在庭院中的曇花,等不及眾人的注目和驚嘆如能劇演員阿彌,狂草的花,行書而拘謹的花。
要經過多少世的輪迴,才能趕上一朵花的盛開?你如何知道眼前的花已開好,還是已開始凋謝?我想起自己年輕的往事,爸爸猝逝後,我們整理他的遺物,在爸爸的案頭找到一本他時時翻閱的《阿彌陀經》,某一頁夾著乾枯的菊花。爸爸生性節儉,我總是覺得那小菊花陪伴他跨過生命渺茫的界線,乾枯的花瓣押著那段經文:「池中蓮花。大如車輪。青色青光。黃色黃光。赤色赤光。白色白光。微妙香潔。舍利弗。極樂國土。成就如是功德莊嚴。」字字句句,我後來很難忘記。
在旅途上遇見花而停下,這種機會已屬難得。但我們常常為了花的緣故而展開旅行,我為自己列出一張賞花行程,陽明山竹子湖的繡球花,花蓮六十石山的金針花,幾年前曾經那麼接近卻錯過了花季。每個花季都代表著一場新鮮的旅行吧,雖然,我始終不知,我們錯過什麼,或者迎向什麼?

呂政達╱自由作家



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