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人成租屋弱勢 有錢也沒地方住

出版時間:2019/07/17

在台灣,近年出現了「下流老人」的社會現象。「下流老人」一詞出自日本,是指老人退休後因沒有積蓄,無法維持基本生活所需,就算重投職場,也只能從事體力化工作,在社會沒有向上流的機會,因此稱為「下流」。台灣的下流老人,正巧也是租屋市場上最不受歡迎的一群,有九成的房東,都不願租屋給他們。

曾有房東硬闖入林婆婆(化名)的房間,拿走私人冰箱逼遷。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
曾有房東硬闖入林婆婆(化名)的房間,拿走私人冰箱逼遷。香港蘋果動新聞提供

某天下午,78歲的林婆婆(化名)如常外出買菜,回家之後她發現自己的房間忽然變得寬闊。她呆望空出的角落,原來是自己的冰箱不見了。「房東想逼我搬走,沒有得到我的同意就用備用鑰匙開我房門。」原來,房東把她的冰箱搬到公共空間,鄰居紛紛叫林婆婆報警。她氣得滿面通紅,但最終還是沒有報警,因為她知道,年老……或許就是罪。

在台灣,每天都在發生同樣的事件,房東用盡任何方法逼走老人。林婆婆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,專門協助弱勢社群租屋事務的「崔媽媽基金會」社工雅儀跟我們說,她在前線經常遇到類似個案。基金會調查發現,老人求助租屋的數字漸增,從2016年的21.6%升至2018年的26.5%。台灣即將步入超高齡社會,65歲以上老人佔總人口14.1%,每7人之中,就有1名老人。2018年,全台灣共有3萬3863位獨居老人。

究竟長者租屋有何難?基金會表示,約有九成的房東都不願意租屋給獨居長者,原因是怕他們死在房子裡,讓單位變成凶宅,難以再租出去,又或者怕低收入的長者會欠租、堆垃圾。林婆婆便是典型的「下流老人」個案。她是菲律賓華僑,1980年代到台灣做清潔工,賺錢為家人治病。不懂國語,只能講有重口音的台語,租屋的時候,房東都嫌與她溝通麻煩。

「我們接到林婆婆的個案也很頭痛,尤其她沒有穩定的工作,只做一些廢物回收的工作,僅能負擔四千多台幣的租金。」崔媽媽基金會居住扶助部主任馮麗芳說。後來,她們決定先幫林婆婆申請低收入人士身分,領取補助,現在她每個月可領到2萬2000元台幣,這樣便可以解決房東對租客欠租的憂慮。然後,他們幫忙找較接受弱勢社群的社會住宅,最終花了兩個月找到了一個約4坪的房子,經補助後每月只需交約6110元租金(原租金1萬1000元)。

事實上,台灣有超過八成的人擁有物業,只有約一成人依賴租屋市場,房屋空置率高。在台灣人心目中,到老年仍然未有自住物業的老人,會被認為是「奇怪」的一群,房東更加不願租屋給他們。下流老人因經濟問題,只能在租屋市場上打轉。每次老人打電話去接觸房東,他們只能謊報年齡、甚或訛稱自己與子女同住,因為他們深知房東不會租屋給獨居的他們。

社會住宅呢?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解釋,由於台灣跟隨美國福利政策制度,認為房屋問題應該由市場解決,所以在社會住宅方面一直落後。根據社會住宅聯盟2015年調查的數字,亞洲地區當中,香港的社會住宅比率達三成,台灣僅得0.08%。

社會住宅的興建比例不足,但台灣的空置房屋比例高,佔市場的一成多。政府嘗試出手在民間招募愛心房東,透過稅項優惠吸引房東,將閒置住宅承辦給「二房東」代辦租屋管理住宅。然而,因為「鄰避效應」,怕項目影響鄰居或附近居民,願意做愛心房東的人當然少之有少,「我們常常開玩笑,政府自己都不當愛心房東,怎麼期待其他人於在商言商的市場中當包租公,去當愛心房東呢?」呂秉怡說。

比較台灣和香港的情況,呂秉怡續道,比起香港接近30%的公屋比例,台灣仍然處於起步階段,「香港的公屋是以老人優先,台灣的公屋是以年輕人優先。整個住宅為什麼討好年輕人?其實跟選舉有關,因為年輕人可以左右選舉結果。」

他表示,全台灣約有33萬個弱勢家庭,需要社會住宅這樣的居住方案協助,但目前只有約5000戶興建中,當中70%都分配給年輕人,最讓市場抗拒的年老長者,只好在租屋市場上流動,讓社會面對極大的住屋問題。

可悲的是,難租房不限於中低收入老人,因為年老在台灣就是一種標籤,有錢都未必能租到房子。馮麗芳說:「我曾接觸過一個案例,房東知道她丈夫過世,就開始下逐客令了。她說我有錢,但房東就會擔心這麼漂亮的房子,要是你死在裡面,以後我租不出去怎麼辦。」 

當香港近年住屋問題多,不少人都對台灣投以美好的幻想,想要在台灣退休養老。馮麗芳歸納前線的義工經驗說:「倘若你沒有置業,要來台灣租房子,我真的勸你要好好考慮一下了。你的經濟能力再好,都有可能被房東拒絕。」(香港蘋果動新聞╱提供)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