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想遺棄這個島 守護香港桃花源22年

出版時間:2019/07/16

撰文:譚舒雅
攝影:伍慶泉


曾經有個捕魚人,沿著溪流划船,遇見一片桃花林,這個桃花林盡頭有山、有光、有路,村中有田、有人,相當怡然自得。世人對於桃花源,有太多的想像,但如果真的找到一個與世無爭、居民又能守望相助的地方,你會願意留下來嗎?

Candy和三個堂姊在22年前接手坤記小店,只在周末和假日營業,過程辛苦卻能感受到簡單的快樂。
Candy和三個堂姊在22年前接手坤記小店,只在周末和假日營業,過程辛苦卻能感受到簡單的快樂。

蒲台島位在香港南端,面積比長洲大一點。這裡沒有超市也沒有炒地皮,居民日夜不關門,怕老鼠多過怕小偷,有人外出捕魚,魚穫互相分享,一家大小將床攤開放在門前,伴隨著海風、看著星空,就可倒頭大睡,有人將這裡稱為「世外桃源」。但島上居民從70、80年代開始陸續搬走,長住在島上的人只剩不到10位,人們離開島是因為除了周六、日外,渡輪隔日才有一班,再加上島上沒有自來水與電力,連電話訊號也不清楚,不過有一種說法是蒲台島的人都有鄉思病,很多曾離開的居民每逢假日都會再齊聚島上,守護這塊成長地。
50多歲的劉金蓮(Candy)和三個堂姊都曾住過蒲台島,每逢假日,她們會把瓦斯桶、汽水、冰塊、檸檬等物資從香港仔運到島上,經營一家叫坤記的小店,她們賣汽水、綠豆沙、餐蛋麵,還自製酸梅湯、薏米水等,為的就是當遊客走到筋疲力盡、大汗淋漓時,能有地方喘氣、歇息。
原本坤記小店的老闆是蒲台島人—坤叔,與Candy父母相熟。Candy當初為何會接手坤記,她解釋:「1987年有天,我經過這間小店,當時阿伯已做了幾十年,他說他不想做了,問我有興趣嗎?我們幾個姊妹商量後決定不妨試一試、玩一玩,就玩到了現在。」玩了這麼多年,想必很好玩吧?誰知Candy瞪了記者一眼,隨即嘆氣道:「你說呢?你說好不好玩?」
Candy表示:「很多人以為這裡是島上的必經之路,一定有錢賺!但賺不賺錢是其次,你知道背後要付出多少嗎?我們在這裡經營20多年,你想想……以前我還可以單手扛起一桶瓦斯桶,但現在真的不行,還好有那些義工叔叔肯幫忙把物品推上山;搬汽水也是很辛苦,從香港仔進貨,你看送達這裡要輾轉多少次?」
既然辛苦,為何要堅持?Candy又嘆了口氣:「說來說去,因為自己在這個島上長大,也不想遺棄這個島。」她說:「我們看到大家在這裡吃東西,看到他們喝得舒暢,說:『啊,好喝。』看到他們開心,自己也覺得開心。」

每次坤記開店前,Candy都要把所需物資由香港仔搬入島。
每次坤記開店前,Candy都要把所需物資由香港仔搬入島。

童年無憂無慮 比市區上學更好玩

與其他蒲台島的居民一樣,Candy曾經都是水上人,父母把漁船停泊在蒲台島海岸,他們從此以蒲台為家。提起在島上成長的日子,Candy笑得開懷,她笑道:「現在在城市念書可以打電玩,但小時候覺得這裡比較好,放學後扔下書包就到沙灘游 泳,沒東西吃就去山上採果實。」她記得自己是蒲台學校第12屆的學生,那間廢屋曾是校長的家,是孩子們看電視的地方。
1972年,與其他長大成人的蒲台孩子一樣,Candy畢業後就搬出市區找工作,但仍偶爾帶朋友回來逛逛。她接手坤記後,曾辦簽名連署、找區議員、寫信給地政署,把小店前的山路重鋪;她又爭取在小店附近設流動廁所,方便上山的遊客,希望吸引更多人來訪,她說:「以前哪有人認識蒲台島三個字,是近年流行郊遊才比較多人知道蒲台島,如果沒人認識這裡,你回來也沒有用。」

坤記小店位處山上,是遊客登山健行時的必經之路。
坤記小店位處山上,是遊客登山健行時的必經之路。

炎炎夏日,路過坤記的遊客都會買瓶飲料,稍作歇息。
炎炎夏日,路過坤記的遊客都會買瓶飲料,稍作歇息。

長者獨留島上 居民少但人情味濃

Candy帶我們拜訪人稱「二叔公」的羅天順,二叔公今年86歲,想當年日軍襲港,未滿10歲的他跟著父母漁船來到蒲台島、躲避戰亂,他說:「戰後這裡好熱鬧,整個海灣都停滿漁船,將近百艘、約一千多人,蓋了兩間學校,還差點不夠讓孩子念書。」後來不少水上人上岸,搬出市區找工作,但二叔公仍然留守,他說:「市區太吵鬧,你會一直想待在家裡面,雖然一天有兩~三餐可以出去吃,但吃完後又沒有地方去。」他嘆道:「這裡雖然熱一些,但不熱的時候很不錯,比其他地方都好。」
記者拜訪的時候,正是酷夏時間。島上雖有兩部發電機為居民供電,但晚上6點到早上7點才會啟動,而且晚上居民也只能用冰箱、電燈、風扇等基本電器,不能用電磁爐、熱水爐、冷氣機,若發電機跳電或壞了,就會全島沒電,試過要一周時間才能修好;飲食上則靠平日的儲水,若遇上旱季,就要通知政府運水過來。
因為種種不便,二叔公的六個兒女早已搬到市區住,老伴也在一年多前去世。提起太太,二叔公不禁嘆道:「她很單純。」太太在蒲台島出生、長大,漁民的婚禮是在香港仔的酒艇(專門在海上做酒席的酒家)辦喜宴,親朋好友搭船來,就這樣禮成、廝守終身。那時候捕魚尚可為生,他與太太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孩子放學就在二叔公搭建的木屋念書,與朋友到處跑,等父母從海的另一邊歸來,二叔公說:「生活還是以前過得開心很多,有一家人,有老婆、子女。」
現在二叔公一周有兩、三天會出去看看兒孫,其餘時間都留在島上,閒時養養魚、駕著小船出海,生活過得愜意。
問二叔公是否曾想過,這種日子會持續到何時?他立即揮手搖頭道:「沒有,沒想過這些,都幾十歲的人了,有什麼好想,我太太離開我的時候很簡單,她平時很多病痛,但精神仍很好,那天晚上她只說覺得不太舒服,說離開就離開了。」那太太離開時,有說什麼嗎?二叔公陷入沉思說道:「啊……她真的什麼也沒講。」
忙碌的周末過後,平日島上只剩零星幾人,縱然孤獨,慶幸大家仍守望相助。Candy一邊與二叔公聊天,一邊說:「島上的人也關心他,看他幾天沒來蒲台,就會打電話問他的子女。」她又指了指二叔公屋頂的太陽能燈,說:「發電機一壞就沒燈,老人家這樣走上走下很危險,所以我們為他裝上這些太陽能板。」她又神氣地說:「最近一次沒電,坤記也裝了太陽能燈。不過沒電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可以打麻將。」

羅天順今年86歲,是少數仍住在蒲台島上的居民之一。
羅天順今年86歲,是少數仍住在蒲台島上的居民之一。

以前因居民眾多,即使蒲台島上有兩所學校都仍不夠學生學習,但現已閉校。
以前因居民眾多,即使蒲台島上有兩所學校都仍不夠學生學習,但現已閉校。

不需任何條件 快樂就是如此簡單

除了二叔公外,長住島上的代表人物,還有Candy的「麻將牌友」羅金樹─樹哥,今年80歲的樹哥在蒲台島出生,即使颱風來襲也不離開,他總是戴著墨鏡、草帽,一有空就駕著小船出海捕魚,問他為什麼不搬出去,他笑道:「不搬出去,這兒好玩,可以賭錢,有海鮮吃、又有錢拿。」他又說:「香港我住兩、三天就回來了,覺得不好住、又廢氣多,我這兒空氣好,像小鳥一樣,天空海闊任鳥飛。」
在蒲台島的生活,捕捕魚、吃吃海鮮與街坊聊聊天,就這樣天黑了。Candy幾位姊妹也從山上的坤記小店回到海灘小屋,同時也是坤記的分店,一起準備晚餐,今天的晚餐可豐富了,有樹哥送的魚,還有從市區買來的冬瓜,等吃飽肚子,大夥就準備待會要數百回合的麻將大戰。
今夜星光燦爛,回到島上的,有接手母親小店的Ivy、Hacky兩姊妹,還有每次放假都扶老攜幼入島的偉明,一家人準備攤開床在屋前睡一晚,享受市區難得的悠閒生活。
二叔公說今晚的沙灘很亮,樹哥就最開心,因為有人陪他打牌、釣魚。麻將聲響徹全島,正如同Candy所說的,想要快樂、不需要任何條件:「我拿帳棚上山睡也可以,拿到碼頭睡一樣也可以很開心,你住這些離島,喜歡到哪兒睡、就到哪兒睡,其實快樂就是這麼的簡單。」

今年80歲的羅金樹在蒲台島出生,待在島上80年,從未想過要離開。
今年80歲的羅金樹在蒲台島出生,待在島上80年,從未想過要離開。

周六晚上的蒲台島,很多搬走的居民都會回來敘舊。
周六晚上的蒲台島,很多搬走的居民都會回來敘舊。



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