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行僧:貧窮與想像力(成英姝)

出版時間:2019/07/11

網上看到嬌滴滴女模喝到飲料裡有蟑螂,花容失色,接連好幾天都在精神崩潰裡,但是喝到蟑螂對大叔我而言根本是家常便飯,我家住一樓,鄰居是做餐廳的,蟑螂在我家出入頻繁,沒事爬到身上來不稀奇,冬天時蟑螂特別喜好熱飲,蓋上蓋子也能鑽進去,有時趁你不留神一秒閃進飲料。有一次我做奶蓋咖啡,打好濃郁的奶泡淋上去,再灑上黑糖粉、些許玫瑰鹽,用湯匙去挖美味的奶蓋來吃,正是津津有味,一片混著褐色各種粉的白色泡沫中,隱約出現同褐色的鋸齒狀物,我馬上認出是蟑螂腳,撈出來是一隻醉生夢死在裡頭的碩大蟑螂,往垃圾桶一扔,咖啡繼續喝,不喝可惜。
這年頭流行炫富,偏偏我有曬窮的毛病,可能是得了別人怎樣我一定要相反的病,說真窮也沒那麼窮,但說假也並不假,出於愛惜資源物力,什麼都是用到極致,絕不浪費,比如說過期一兩年的食物我也照吃,花椰菜爛掉了我就放進奶油濃湯去煮,生霉的東西如果不太厲害的話,一定是把霉挖掉了照吃,人說致癌,我又不是天天吃,何況這世上多少人挨餓啊,人家非洲四歲的孩子還下礦坑呢,就別那麼講究了。

幻想出不存在東西

我看奉俊昊奪得金棕櫚大獎的《寄生上流》,心酸又共鳴,窮人侵入富人豪宅的種種窺奇,應了流行語「貧窮限制了你的想像力」,富人過的生活超出窮人的想像,但在此同時,窮人的想像力卻突破天際,遠超出富人所能及。你看網上炫富,全都精品豪車,環遊世界,高級餐廳,陳腔濫調,千篇一律,反倒是窮則變,變則通來得有創意。
小時候我要我媽給我做布娃娃,她用白布縫了一個饅頭狀的東西給我,叫我自己畫眼睛鼻子,百般不情願,我也只能湊和著,帶這個饅頭去魔法世界和各種奇幻妖怪戰鬥,我那個時代的孩子玩,全憑自己腦洞,我所有的玩具沒一個裝電池的,我自己跟自己下跳棋,還幻想對手是AI,你玩一樣東西好不好玩,不取決於那樣東西,而是你自己的心智能力,只要心中有海,哪裡都是馬爾地夫。
人家有什麼你就要什麼,人家做什麼你也要做什麼,沒有腦洞,是黑猩猩等級,人類的進化史,七萬年前智人滅了所有其他原始人種,取代大型兇猛動物,躍上食物鏈頂端,智人有別於所有物種的關鍵,就是想像力,能幻想出現實不存在的東西,能不被觸目所及的事物囿限,繼而推動了整個世界。

成英姝/作家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