涼意暖心:你吃髮廊,我食棺材板(韓良憶)

出版時間:2019/07/10

朋友結伴自荷蘭來台灣旅遊,我和丈夫盡地主之誼,請吃道地的中國菜,難得這家餐廳的菜單中英文對照,方便外國客人參考。M注重身材、對吃不講究,隨便瞄了兩眼就閤上;坐在我對面的P則一向對異國食物好奇,仔細研究起來。沒過多久,我看他瞪大雙眼,嘟起嘴,表情煞是有趣。
「怎麼了?」我忍不住問道,「有什麼有趣的發現?」
「我看到一道菜的名字,不可思議到不可能是真的,」P抬起頭來看著我,「我不相信二十一世紀的華人會吃獅子肉。」
我一聽就明白,他說的是紅燒獅子頭。「那不是獅子的頭,只是大顆肉丸,模樣有點像舞獅的獅頭而已。從古到今,華人都不吃獅子肉的。」我解釋,順便把菜單上其他菜名也頗驚悚的菜色說給他們聽。
「喏,好比這道叫做蒼蠅頭,其實是韭菜花炒肉末和豆豉;螞蟻上樹呢,沒有螞蟻,只有肉末和粉絲;夫妻肺片不是人肉,但的確有牛肺。」

荷蘭快餐店的速食

「台灣的菜名真有意思,」P說,「哪像荷蘭,肉丸就是肉丸,沒有想像力。」
始終默不吭聲的M這時幽幽地開口:「你們忘了kapsalon嗎?」
哎呀,M不提,我都忘了荷蘭的kapsalon。它是荷蘭快餐店常見的速食,原義為「髮廊」,做法是將炸薯條、小肉丸或烤肉、乳酪一同置於耐熱鋁箔盒中,進烤箱焗至乳酪融化,接著撒上萵苣生菜絲,淋上蒜味美乃滋和辣椒醬便可。分量大,味道粗,卻有不少年輕人愛吃,尤其是男性。此速食源自我曾旅居十三年的鹿特丹,歷史並不久,這十五、六年才風行起來。
話說鹿特丹西區有較多移民居住,專做移民生意的商家也應運而生,其中有家髮廊的非裔老闆,午餐習慣從隔壁的中東快餐店叫速食。他幾乎天天吃,把店裡餐點都吃遍了也吃膩了。有一天,他想起維德角老家有道什錦菜,就是將各種好吃的熟食燴成一鍋,美味極了。他商請快餐店也將他愛吃的食物拼湊成一大份,從此不時就請店家外送這道特製餐點,店裡其他熟客見著有趣,紛紛要求店家將「髮廊吃的那個」同樣做上一份給自己,久而久之,kapsalon成為菜名,在鹿特丹流行開來。如今,不只鹿特丹,在全荷蘭乃至比利時荷語區的快餐店,多半都吃得到「髮廊」。
「還是荷蘭人胃口好,」P開玩笑說,「把獅子、螞蟻和人當食物雖然噁心,但至少是生物,哪像『髮廊』,我們連這個都吃。」
嘿嘿,朋友有所不知,咱台南可是有道小吃,名叫棺材板。下一回,你吃髮廊,我食棺材板,如何?

韓良憶╱生活風格作家、電台主持人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