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熬8年 只為一個機會 爆廢大叔林家祥:沒有出口仍要走下去

出版時間:2019/06/02

多達73萬人加入的臉書社團《爆廢公社》裡,不少人可以認出「Allen Lin」這個帳號、發文經常自稱「大叔」,但在現實生活的表演圈裡,苦熬了八年卻還是沒有人能喊出他的名字,他是一名演員,他叫林家祥。因為能用眉毛跳波浪舞,成了個人招牌特色,搭配快節奏音樂更是笑果百出,吸引破萬名粉絲追蹤。
報導╱黃韻文 攝影╱周頌德、黃天佑 部分圖片╱小吳演藝經紀提供

林家祥怕家人擔心,接到媽媽電話常推說在拍戲,但沒有通告接的他其實坐在公園裡。
林家祥怕家人擔心,接到媽媽電話常推說在拍戲,但沒有通告接的他其實坐在公園裡。

和多數網友一樣,起初會注意到「大叔」林家祥,都是被《爆廢公社》裡的搞笑短影音吸引,擁有深邃輪廓、憂鬱熟男的帥氣外型,卻在下一秒就變成「壞掉的中年大叔」,用眉毛配合快節奏音樂跳波浪舞,不計形象的扮醜演出,高反差對比捉住許多網友目光,林家祥以前讀大學是街舞社,有天突發奇想,為什麼身體可以做出波浪的動作,那眉毛呢?「於是我就用眉毛做波浪給身旁的舞者看,大家都嚇一跳。」眉毛波浪舞成了他的招牌特色,後來陸陸續續拍了很多抖眉影片,私人臉書甚至破萬人追蹤。「大叔」成了他在《爆廢公社》裡的代名詞,影片中掛著浮誇的笑容做各種搞笑演出,像是無憂無慮的人生勝利組,然而在現實的人生裡,林家祥卻總是在苦笑。
「我入行要八年了,人家說起起伏伏,但我不是,我連起都沒有。」在開始自我介紹前,這是林家祥說出的第一句話。打開他的試鏡資料檔案,洋洋灑灑列了從2011年到現在的演出經歷,他在退伍後因緣際會加入統一星鮮人成為廣告藝人,開始走上演員這條路,曾是原住民電視台談話節目的固定班底,也在客家電視台的戲劇中零星演出,並跟著劇團在南台灣巡迴演出,為了爭取表演機會,相繼去了新加坡、廣州駐唱無功而返,接著又到上海安徒生話劇團當簽約演員,前年才回到台灣、從劇團轉戰影視圈,熬了八年只為苦等一個機會,林家祥從24歲等到了32歲。

今年即將滿33歲的林家祥,眉宇之間充滿成熟男子的魅力。
今年即將滿33歲的林家祥,眉宇之間充滿成熟男子的魅力。

每個機會都不放過,林家祥到新加坡駐唱,卻見不到家人最後一面。

在新加坡的夜場駐唱時,林家祥每天從晚上9點唱到天亮,因為作息不正常,唱到身體都壞掉,很多一同前往發展的駐唱歌手都陸陸續續放棄,「雖然客人都只是來玩的,其實沒有在聽台上的人唱歌,但我還是很認真準備每一天要唱的歌。」當年他和在台灣的家人聯繫只能靠跨國電話,有次回電給媽媽,才說一句「媽你找我」,在電話另一頭的媽媽就哭了,告訴他外公過世了,林家祥急忙安撫,並說會想辦法趕回去,結果媽媽反而要他別回來,因為工作重要,只能很難過的掛掉電話,林家祥聊到這裡哽咽了,「我連家人過世都沒有能力回去,為了爭取一些表現機會跑這麼遠,連家人都看不到最後一面,那時候開始質疑自己。」
林家祥曾經試圖找正職工作,到驗布廠做行政助理,驗布廠是將布料檢驗分級、再用貨櫃送到國外製成衣服,布匹輕則幾公斤、重則幾十公斤,有時需要以人工的方式搬布到廠房存貨或是裝入貨櫃,原先負責文書工作的他,有天被老闆叫到現場幫忙,說是能更了解內部運作,於是他從穿著襯衫去上班,變成穿T恤,後來成天穿著「吊嘎」搬布,再也沒被調回辦公室。
因為太常請假試鏡,老闆娘要林家祥改當兼職,錢變少了、卻一樣要每天加班,由於需要收入維生,林家祥還是咬牙做下去,「每天搬布不是問題,我吃得消,有天又收到試鏡通知說沒有上,那時我搬了一綑布,也不是很重,我就突然跪坐下來。」為了實現一個夢想兼差做苦力,放棄穩定的上班族生活,壓垮林家祥的不是肩上那綑布匹,而是一再落空的難受和自我懷疑。

之前臉書興起10年前後PO照熱潮,林家祥貼出和藝人梁朝偉的對比照,網友激呼相似度極高。
之前臉書興起10年前後PO照熱潮,林家祥貼出和藝人梁朝偉的對比照,網友激呼相似度極高。

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去做超商都是當正職,我卻還在應徵工讀生。

由於試鏡時間都不定時,必須經常請假,應徵工作時老闆只能請他取捨,選擇工時彈性但薪資相對少的兼差職缺,年紀邁入3字頭還得四處打工,除了到超商兼職,飲料店、美式餐廳的工讀生他都做過,林家祥說,雖然做Part-time錢很少、還要四處拉下臉拜託人換班都沒關係,最難受的是試鏡了幾十場、幾百場沒錄取,滿心期待去電詢問,有時還會聽到「沒連絡就沒有、打來幹嘛」的難聽話。
人生有許多事情除了努力之外,運氣也很重要,演藝人員這份工作不像一般上班族、服務業,做久了至少有機會升遷、當店長,對他們來說實力固然重要,但大部份還是要靠機運,有時等到好作品,出道沒幾年就一炮而紅,而拼了10年、20年卻從未被觀眾看見的,也是大有人在。尤其現今的環境更不比從前,過去電視就是老三台,能像俗話說戲棚下站久就是你的,如今社群媒體發達、網紅滿街跑,像林家祥一樣還在水面下默默耕耘的人非常多,但一般人都沒機會看到。很多朋友問林家祥從事什麼樣的工作,當他回答「演員」時,就會被問演過什麼,卻因為拿不出知名作品而被嗤之以鼻否定,林家祥坦言,以前得失心很重,會怨天尤人,但是隨著年紀成長,想法漸漸不一樣,「以前會覺得憑什麼是別人拿到這個機會,我也很努力,為什麼不是我。幾年下來心態轉換成為什麼是我,憑什麼人家要給我機會,我做好準備了沒有。」
踏入社會快10年,至今仍無法交出一張成績單,甚至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,有時沒通告接身上只剩一兩百塊,在超商打工就靠過期品止飢,餐費開銷能省就省,林家祥內心其實對家人很過意不去,每當媽媽問他身上的錢夠不夠花,他總是撒謊,告訴媽媽自己很好過,「有時候沒有工作的時候,我媽打電話來問我在幹嘛,我說我正在拍戲,其實那時候我坐在公園裡。」媽媽總會問他上哪些節目、怎麼都沒看到,他只能含糊回答都在網路播出,所以看不到,媽媽也會叨念要他偶爾回家,林家祥透露,「其實我是不敢回家,不想讓媽媽知道我的狀況。」而爸爸平時雖不怎麼說話,私下也會常問媽媽,父母對他雖有期盼,但從未逼他照著別人的人生軌道走,只跟他說,不要做壞事就好。
歷經幾百次的挫敗,為什麼還能堅持下去,林家祥說,每年生日許願都希望今年會更好,可是一年接著一年過去,結果都沒有變好,「這幾年下來,當初身邊一起踏入這圈子的人,有人跑去當空姊、做業務,都結婚生小孩了,好像唯獨剩我一直在這裡,我覺得我可以啊,只是需要一個機會。」深怕這一秒放棄了,機會下一秒就溜走了,如果此刻轉身喊停,等同宣告前面八年的光陰都是錯付。
對於自己在《爆廢公社》另類出名,林家祥並沒有多想,只是想跟大家分享生活上有趣的東西、熱愛表演給眾人看,影片被網友喜歡就覺得很開心。他曾經收到某位網友私訊,表示自己是洗腎多年的患者,長期下來身心俱疲,日子過得很不愉快,但在收看「大叔」的搞笑影片時,是唯一比較開心、能減輕痛苦的事情。
林家祥說當下看到時真的非常感動,「我沒想到可以用自己擅長的事情去幫助別人,原來我的表演可以有意義,在實質上讓別人得到開心。」《爆廢公社》的網友對林家祥來說是一股動力,「任何留言都是一個養分,促使我繼續表演下去,表演者最在意的還是觀眾,因為沒有觀眾就沒有台上的人。」

林家祥和媽媽(右)感情甚好,對於兒子的演員夢給予溫柔支持,告訴他「撐不過就回家」。
林家祥和媽媽(右)感情甚好,對於兒子的演員夢給予溫柔支持,告訴他「撐不過就回家」。

「羅漢撒酒╱魚仔佮船靜靜無聲╱天地是遐爾仔闊╱人佮人欲按怎相偎」

這是獨立樂團「裝咖人」的台語歌曲《羅漢》歌詞,MV男主角是林家祥,他在劇中飾演內心掙扎的上班族,情緒十分投入,「雖然跟我的真實故事不太一樣,但是心情跟處境很像。」歌詞中的羅漢在18歲那年,成為神明侯爺在凡間附身的肉身,日子一天天憨憨地過,有天羅漢渾渾沌沌又化身侯爺時,看見對他最好的廟公,竟然全身脫光赤裸裸地強壓在阿姨最小的女兒身上,阿姨女兒從有聲哭到無聲,羅漢本來話就少,那回被侯爺附身後,他就變成啞巴不說話,終日撿回收、住在水岸邊流浪,再也不願回那個家跟廟。
《羅漢》的作詞人兼主唱嘉祥說,羅漢覺得侯爺騙他、讓他做壞事,於是再也不肯回應所有人,MV劇情則是進一步把羅漢和侯爺做為象徵延伸,「侯爺」像是本來以為完善的社會體制,但在真正踏入職場出社會後,才發現自己被社會改變,變得世故油條,甚至變成自己過去討厭的樣子,而「羅漢」就代表發現這個狀況後的掙扎。林家祥在MV中面對上司處處刁難、女友另結新歡,閃過諸多爆發念頭,最終卻選擇不發一語,並不是和現實妥協,而是和羅漢一樣用沉默表達反抗;現實生活中,林家祥剛搬回桃園與家人同住,準備幫媽媽一起重開以前經營過的原住民小吃店,一面繼續試鏡爭取演出機會,雖然不知道能堅持到什麼時候,但他覺得可取的是自己心臟很大顆,「前面好像沒有出口,但我還是要走下去。」

「大叔」林家祥的眉毛可做出流暢的波浪動作,搭配快節奏音樂很有喜感。
「大叔」林家祥的眉毛可做出流暢的波浪動作,搭配快節奏音樂很有喜感。

林家祥小檔案

英文名:Allen
生日:1987/7/27
身高體重:183cm/82kg
興趣:電影、音樂
經歷:廣告演出、原住民電視台固定藝人班底、上海安徒生話劇團簽約演員

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《好蘋友》壹會員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