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趣也:駅弁(蔡瀾)

出版時間:2019/05/16

在日本旅行的另一種樂趣,別的國家沒有的,就是他們各地的火車站便當「駅弁Ekiben」,這個字由「駅Eki」和「弁當Bento」二字合併起來,而「弁當」二字,大多數人以為是日本用語,其實是從中國的「便當」傳過去的。
早在一八八五年,日本的鐵路開始加長,才夠時間在火車中進食,最初是用白飯揑成糰,上面撒點黑芝麻,用竹皮包起來,叫為「澤庵」的簡單飯盒,發展到後來的「幕之內」,已是分為兩層木製方盒子,下面那盒裝白飯,保留著撒黑芝麻的傳統,上面那層的食材就豐富了許多,裡面有塊燒魚、一塊魚餅、一塊甜蛋、一粒大酸梅、兩片蓮藕、兩片醃蘿蔔乾、一撮黑海草加甜黃豆、四五粒大蠶豆、一小撮鹹魚卵最為名貴,可以殺飯。
配著飯盒的是一小壺的清茶,昔時不惜工本地用陶瓷燒出來,用完即棄,豪華得很,那時代不覺珍貴,現在都用塑膠,才覺名貴,可當古董來賣了。
日本人很容易養成吃便當的習慣,那是他們對冷菜冷飯不抗拒,我們就嫌不熱不好吃了,但在日本旅行多了,也就慢慢接受,也喜歡上多元化的「駅弁」。每個地方都有特別的內容,吃久了就會愛上這種旅行中的快樂,一面看風景,一面慢慢地進食,變成一種專去尋找情趣,久不食之,會想念的。
從前的車站停留時間長,有些甚至於可以下車去向服務員購買,隨著新幹線的發達,已經不可能預時間停留,「駅弁」只可以在便利店或者專賣店中找到,大站如東京大阪的駅弁專門店,簡直是千變萬化,想吃什麼食材都齊全,我旅行時一買就十幾個,一樣樣慢慢欣賞。
當今在香港什麼日本食物都有,我早就說有一天「飯糰Onigiri」專門店會出現,繁忙又要節省的白領們會買幾個來充飢,朋友們都說我們吃不慣,但現在已有很多這種店舖,我又預言將會有「駅弁」專門店,昨天到上環,已看見了一家。

形形種種的包裝盒

日本早在一八七二年的明治五年開始在新橋到橫濱的鐵道中賣駅弁,發展下來,日本人開的中華料理便當很受歡迎,尤其是燒賣,有很多大集團如「東華軒」、「東海軒」、「崎陽軒」最受歡迎,他們的日式燒賣肉少粉多,又加大量蒜茸,有種特別的味道,最初我們都覺得怪,習慣了也會特地去找那種「假中華」的燒賣。
也不是只有中國人吃駅弁吃上癮,法國人也一早愛上,在二○一六年日本鐵道公司JR老遠跑到巴黎和里昂之間的車站去開駅弁屋,生意滔滔。
為了與眾不同,形形種種的包裝盒跟著出現,新幹線車站賣的有火車形的飯盒,群馬達摩寺的高崎站的最精美,整個飯盒用陶器燒出一個瓷達摩,買來吃的人多數不肯扔掉,拎回家當紀念品。
形狀最多的是一個日式的炊飯陶鉢,上面有個像木履的蓋子,稱為「釜飯」,在一九八七年,發明了在外盒裝了生石灰的飯盒,把線一拉,水分滲入,起化學作用,產生蒸氣加熱的駅弁,當今也可以在淡路島到神戶之間的車站買到,飯的上面鋪著海鰻魚,味道還真不錯呢。
一九四一年打仗時,物質短缺,盡量節省,這時生產了魷魚飯,在盒內裝了兩隻至三隻的魷魚,裡面塞滿了飯,用甜醬油煮成,在函館本線森販賣,已成了當地著名產品,凡是有駅弁展覽會一定看得到,日本人嗜甜,極受歡迎,如果不想去那麼遠,在東京站的伊勢丹百貨公司也能買到。
當地生產什麼,就有什麼駅弁出現,食材豐富,售價就可以便宜,吸引很多外地來的遊客,乘東京站到山形縣的新庄站之間,有種駅弁賣米沢牛,別地方的牛肉少,這裡的蓋滿整個便當,分肉片和肉碎,用秘製的甜醬來煮,另有一個格子中裝著雞蛋,魚餅,昆布泡菜和薑片,駅弁大賣,也在當地開了一家飲食店叫「新杵屋」,用的是新開發的米,米粒特大,很多人專程來吃。

須嚴密控制食用期

因為保鮮,用刺身來做食材的駅弁不多,但在東京和伊豆之間的「踊子號」中,賣一種「Aji Bento」,那是鰺魚科的竹筴魚煮的,先將竹筴魚片開,用鉗子仔細地取出中間的幼骨,再用醋浸保鮮,鋪滿飯上,吃不慣的人會覺得怪怪酸酸地,又帶腥味,喜歡的人喜歡。
到了北海道,當然有海鮮弁當,其中螃蟹肉的居多,三文魚卵的也不少,但最豪華的應該是三陸鐵道中賣的海膽弁當,用特大的海膽五六個,蒸熟後鋪滿在飯上,賣的也不貴,一盒才一千四百七十円,多年不漲價,可惜產量不多,一天只做二十盒。
所有的駅弁盒上,一定貼有一張貼紙,說明產品和製造者的資料,須嚴密地控制的是食用期,在常溫之下,可以保存出廠後十四個小時。
日本文人也愛旅行,作品中多提到他們愛吃的駅弁,夏目漱石喜歡的是小鮎魚用醬油和糖煮;加一大片雞蛋,一塊魚餅,幾片蓮藕,一片紅蘿蔔,幾顆甜豆,叫「三四郎御弁當」,可惜在平成二十六年已停產。喜歡看太宰治作品的人到了津輕可以試試太宰弁當,當今還能買得到。

作家

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《好蘋友》壹會員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