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的極短篇:沙拉的滋味(瞿欣怡)

出版時間:2019/05/11

我們家的餐桌,四季分明,端上桌的食物,是一年的計時器。
冬天冷,想喝濃郁的湯,慢燉羅宋湯、大豆豬腳湯,偶爾路過廚房,看著爐台的黃色小燈映著微弱爐火,覺得溫暖,湯燉好,夜也深了,喝得暖呼呼上床睡覺;夏天熱,晚餐一定要來份西式烤魚,一大尾魚,配上顏色鮮豔的根莖類,豪爽地撒上香料、橄欖油、酸豆、洋蔥,配啤酒看棒球最爽;秋天要吃白色食物養肺,閒暇時做甜湯白木耳燉百合,據說冬天來了才不會氣喘。
春天則要吃綠色食物。春日新綠,萬物勃發,依照道教的養生說法,則該吃點綠色的菜。除了炒青菜、燉蔬菜之外,最適合的就是做一盤沙拉了。
我第一道做給家人吃的菜,就是沙拉。忘了跟誰去西餐廳開洋葷,吃了千島沙拉,驚為天人,一直惦記著要回家做給爸媽吃。現在想起來真是天真可笑,爸爸曾經外派,又一天到晚泡在酒店,怎麼會沒吃過沙拉。

喜歡隨著季節吃飯

我那道精心之作的沙拉非常慘烈,生菜沒有冰透,更沒有瀝乾,千島醬混著水濕答答上桌。儘管如此,我還是很假會地分成四小盤,擺個小番茄點綴。媽媽跟弟弟一臉嫌棄,碰都不碰,平常嚴厲的爸爸卻把整盤菜都吃完了,還不停讚美我的手藝很好。收拾碗筷的時候,爸爸才教我,菜葉要泡冰水,淋醬前要瀝乾。
我跟爸爸常常吵架,只有在做菜、讀詩的時候不吵架。我才十來歲,寫的詩很爛,做的沙拉很噁心,但爸爸喜歡,還是吃光光。覺得自己不被愛的時候,想起吃沙拉的爸爸,就明白那是愛啊。
我現在可會做沙拉了。首先,到好一點的超市買綜合沙拉菜葉,根據我不負責任的比較,微風超市的生菜比City Super的便宜又好用,起士跟火腿也比較便宜。
把冰涼的菜葉用過濾水洗乾淨後,放在菜葉濾水籃裡,轉動把手,用離心力把水分甩掉。拿個漂亮的玻璃大碗,把菜葉、切好番茄、彩椒、小黃瓜放進去,月初領薪水的時候,還可以加碼幾片生火腿、煙燻火腿、辣味沙拉米,上面再撒點烤香的堅果。
沙拉淋醬也看心情,有時間就調點芥末子醬,半顆檸檬、一小匙蜂蜜、一小匙法國芥末子、兩大匙橄欖油、一點點鹽、胡椒,攪拌好,淋在生菜上亮黃亮黃,很漂亮。忙的時候就把紅酒醋、橄欖油、鹽、胡椒,直接淋到沙拉碗裡,攪拌均勻,就可以上桌啦。
我喜歡隨著季節吃飯,生活忙亂,只能悶著頭向前衝。餐桌有季節,可以提醒我,歲月過去了,新的日子來了。

作家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