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園:山之音(阮慶岳)

出版時間:2018/08/11

前幾天因為一個機緣,去到了苗栗一個以老式遊樂園為基地,所進行一連串友善土地的實驗改造計劃。活動帶領著參加的人,以寧靜不打擾的姿態走入森林,行走間伴隨出現舞蹈、音樂、光線與料理,游移在人為空間與自然環境間,步步喚醒內在的感官知覺,同時聆聽大地的呼吸與脈動。
讓我最為感動的,是見到曾經被上一個世代顯得粗暴對待的山林,並且作為經濟爆發時宣洩出口的世俗遊樂園,現在能這樣重新被呵護地逐步修補起來。其中,可以清楚見到生命價值與追求的世代差異,也看到台灣人願意認知身邊自然土地的莊重態度,讓人覺得驕傲也樂觀。
所有參與的演出以及安排的空間或藝術裝置,都有著與山林對話的濃重儀式感,也就是會以著一種虔誠與恭敬的態度,進行雙方的聆聽以及對語。譬如其中一位日本籍的三昧琴藝術家─荒井康人,透過有如缽音的柔和敲擊,與山林當下的微風、流水、蟬鳴、鳥叫融合一體,交織出「一期一會」的現場環境曲音。

人與自然相敬如賓

台灣人生長在極其奧秘廣大的豐富山海之間,過往卻對於這樣的天賦幸福,不但幾乎毫無所感,甚至經常會粗暴對待。我在苗栗山林裡走著的時候,不覺會想起來川端康成的小說《山之音》。在這部小說中,川端以著他慣有的唯美詩意筆觸,細膩冷靜描繪戰後日本家庭的灰暗氛圍,將當時顯現的世相、困境與現實,不斷與他恍惚聽見的山音,做出生命意義的對照深思,讓小說回繞在難言無解的悲哀愁緒中。
小說的敘述十分緩慢卻迷人,大約這樣說著的:在鐮倉的山澗深處,夜裡會聽見濤聲般的山音。已過耳順之年的信吾,冷靜地辨認這究竟是風聲?海濤聲?還是耳鳴?然而,他確實聽見了山音,會恍如魔鬼鳴山而過。
這趟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入山行旅,讓我體會到人與自然間,必須有相敬如賓的莊重態度,以及對語時不可或缺儀式空間的存在。而這樣的儀式空間,必然要有著神聖也肅穆的氣息,讓坦誠的心靈得以自在流動,相互無瑕融入交語,並且因此能聽到那有如濤聲的山音,終於會恍如魔鬼般、對生命發出鳴叫而過。

小說家、建築師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