熟齡紀事:媽媽的料理三寶(詹慶齡)

1734
出版時間:2018/08/11

回想童年,常覺得有那麼點兒對不起母親,辜負了她耗費大半輩子為我們所調製的「媽媽的味道」。
從小到大,我一直以為母親廚藝水準一般,多油重鹹少變化,有味無色沒擺盤,在那個沒有營養午餐的求學時期,我的不鏽鋼便當盒裡永遠是一成不變的「醬油色」,滷肉、滷蛋配乾煎魚或高麗菜,因為媽媽說葉菜回蒸過會泛黃,滷味類才能耐久不變質。
某次母親出遠門,請託表姨媽為我準備午餐便當,打開盒蓋瞬間的激動,至今難忘,飯盒裡鋪了滿滿七道菜,囊括魚肉蛋蔬所有營養成分,香味撲鼻,配色繽紛,當時好生羨慕表哥表姊,每天都吃得這麼高檔豪華,哪天我家才能提升到這種色香味俱全的層次呢?
大學時,社團一群死黨很喜歡到我家吃飯,幾道普通家常菜,同學們總吃得津津有味,盤底朝天,邊吃著還要配上口白讚嘆「超好吃,你太幸福了!」剛開始,覺得這些傢伙巧言令色,把台上團康活動的本事帶到我家來了,我媽明明只靠滷肉、麻油雞、炒米粉三招走天下,怎被吹捧得像米其林大廚似的,可能是吃膩了自家口味,覺得別人家的飯菜比較香吧!

獨一無二味蕾記憶

及至成年離家,幾乎每天在外用餐,難得回家吃頓飯,同樣素樸簡單的菜餚,舌間上的味道就是不同以往,母親說她沒有改變烹調方式,只是我太久沒嘗了,有一天,意外從麻油雞當中找到美味升級的答案,同事買來號稱台北市最好吃的麻油雞,一入口大失所望,與我的媽媽牌完全沒得比,後來問了母親才知道,原來她那一鍋可是得先在廚房忍受高溫、油濺,用薑片、麻油翻炒爆香雞肉,再經過一道獨家程序才下鍋燉煮,背後作工之繁複辛苦遠超過想像,我們只知吃進嘴裡,卻不懂幸福來處,久而不聞其香,忘了珍惜生命裡那股最無私的純厚滋味。
每個家庭都有其獨一無二的味蕾記憶,包覆著成長過程關愛點滴,可惜現代生活忙碌,外食便捷,我們這輩人進廚房的頻率明顯少了,不知道多少人能精準傳承媽媽的味道?工作這些年,聚會應酬在外嘗遍美食佳餚,朋友都當我是餐廳指南,但其實,我現在更喜歡回娘家吃那盤獨步全台的炒米粉,媽媽的料理三寶「滷肉、麻油雞、炒米粉」勝過世上所有山珍海味的昂貴總和。

資深新聞主播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