涼意暖心:「南北大戰」烽火又燃(韓良憶)

1767
出版時間:2018/06/13

端陽將至,一年一度的南北(粽)大戰又開打了。
傳統的南部粽和北部粽從外觀便可分辨:南部以麻竹葉包粽,呈墨綠色;北部以桂竹籜(筍殼)取代竹葉,粽子為淺褐色;不過,如今亦有包竹葉的北部粽,必須剝開粽葉,才能驗明正身。由是,要區分南、北粽,最簡單的口訣就是「南煮北蒸」。南部以生糯米包餡,需用滾水將粽子煮熟;北部的做法則是先將糯米炒到五分至八分熟再包粽,僅需蒸之,便可燜熟。
生煮、熟蒸之區別造就出不同的口感和質地。愛吃蒸粽的北部人嫌南部粽太黏太爛,主張米粒得像北部粽那樣「QQ的」才香;南部人卻嗤之以鼻,說北部粽根本就是「包葉子的油飯」。
我因為在台北土生土長,平日在街頭吃到的多半是北部粽,也覺得油香可口。然而一到端午節,我卻「倒戈」變為南部粽的擁躉:過端午,請給我軟糯的南部粽,北部粽,閃一邊去。
這是怎麼一回事?
兒時家住新北投,每年端午節前,阿嬤都會來我家,替她的女兒、我的母親一家人包粽子。阿嬤出身台南府城,包的自然是南部粽,我總愛跟在她身邊打轉,就這樣熟悉了南部粽包製的過程。

家的眷戀鄉土情懷

阿嬤在院子裡架好桌子和竹竿,桌上放著材料,有泡過的糯米、滷肉、鹹蛋黃、香菇、蝦米、栗子、油蔥、花生。她將浸洗過又抹乾的兩張竹葉折成鏟斗形狀,盛米、填餡,再蓋上一點米,接著將粽葉一折一轉,用掛在竹竿上的棉繩綁緊,如四角錐般的粽子就成形了。阿嬤不一會兒就包好一大串,馬上浸入大鍋的滾水中煮,再過不了多久,我就有端陽粽可食了。
這樣的童年往事似遠還近,早已構成人生的一部分。是以,每逢端午,我一定要吃南部粽,想透過唇齒間那帶著竹葉香的滋味,追思故人,回味相對純真的過往時光,並且再一次提醒自己,雖然生於台北,卻有一部分的根扎在濁水溪以南。
於是,我欣然加入一年一度的南北粽大戰,只因我們這些參戰者所捍衛的,並不只是粽子而已,還有我們的根源、我們對家的眷戀、對鄉土的情懷。換句話說,我們在為自我的認同而戰。

生活風格作家、電台主持人

下載「台灣蘋果日報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