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想離婚很久了

出版時間:2015/08/16

他氣餒地說,「律師,我不知道事情怎麼變成這樣。」
這個男人事業有成,從不認為婚姻有甚麼太大問題,然而在一次衝突後,老婆帶孩子離家出走,他報警,要求她把孩子帶回家,不料不僅沒帶回孩子,還收到法院離婚開庭通知,他對這一切感到非常的錯愕與不解。

書狀寫的不是事實

「你和老婆發生肢體衝突?」律師問。
「是的,不過就1、2次衝突,她竟然就訴請離婚,這太誇張了。」他覺得人生完全失控,他是個精明的生意人,對於無法掌控的情形,感到嚴重焦慮。
「從這些錄音的證據來看,她應該已經想離婚很久了,看來不是這次衝突,才突然想帶著孩子離開。」律師認為他顯然不了解自己婚姻現狀,以至有被突襲的感受。
他咬牙切齒地說:「我認為她為達到離婚目的,故意挑釁引發這次衝突,我覺得自己被設局了。」「那你願意離婚嗎?」律師看他的表情,猜想這段婚姻恐怕很難繼續了。
「她的書狀寫得都不是事實,這對我太不公平了!」他憤憤不平的說,卻迴避了律師的問題。
「因為台灣的裁判離婚,採取的是過失的破綻婚主義,也就是提出離婚的一方,對於婚姻破綻沒有責任、或者責任比較輕的一方。也許試著這麼想,你老婆的蒐證和書狀的說法,都只是為了告訴你,她想離婚而已。」律師試著解釋。
但處在極度憤怒的他,完全無法接受律師的解釋,「她不應該用這種方式,處心積慮的蒐證,一步一步的剝奪我的所有,離家、帶走小孩,然後訴請離婚,接下來還會發生甚麼事,我都不知道,她太可怕了,一定是那些律師教她的……」
離婚一定要歷經諜對諜的過程嗎?在蒐證過程,難道不會把殘留的一點信任關係全然破壞嗎?非要這麼難堪嗎?確實,透過法院裁判離婚,必然要提出離婚理由並且舉證,更別說訴訟過程中攻防戰,更是讓夫妻宛如敵人般的廝殺。
能別走這一遭嗎?如能多一點理性、看見遠方的智慧,並學會放手的藝術,也許就能有好散的空間。重點是,兩個人都要有這種體認才行。

《愛情臉書 賴芳玉》

下載「台灣蘋果日報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