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喜日前變冤家

建立時間:2013/10/10

「伊轉來若是擱出手,毋通袂記我教妳的。」美滿姨揩去眼淚,危顫顫起身離開前,我再次提醒。「醫生護士歹勢,又予妳們操煩。」診間門一帶上,護士嘆了口氣,「幹嘛回收那個只會喝酒打人,錢都賺給小三花的糟老頭!」還來不及回應,下個病人已推門進入。我和雙眼腫得像金魚的佩玲四目直視。
「怎麼了?」身為醫生,我必須嚥下「上回不已經好些」的質疑。「不過是和來求復合的他說幾句話,爸爸就氣到捶牆,已經好幾天不跟我說話。」佩玲好不委屈。
「復合?」我的眼珠也差點掉下來。

婆婆堅持毆媳沒錯

5個多月前,佩玲喜孜孜拍婚紗照,卻因婚宴流程和男友意見不同慘遭痛毆。爸爸心疼寶貝女兒的貓熊眼外加顴骨大片瘀青,堅持要哥哥帶去驗傷,並約準親家談判。親家母辯稱佩玲太驕縱,兒子情急出手雖有不是,「稍稍教訓將來捧我家飯碗的媳婦難道有錯?」佩玲爸爸怒不可支,堅持取消婚禮。準親家先繞著面子問題周旋,不成,便開口要求賠償喜宴訂金等開銷。
「妳自己呢?」兩個月前,聽罷佩玲抽抽噎噎講故事,我劈頭問道。
「真的很為難……」看診前3日,佩玲才稍稍吐露放不下的心情,哥哥瞬間變臉痛罵:「妳這個大花癡!」當晚,佩玲偷偷吞下媽媽的安眠藥,送急診洗胃又昏睡一天一夜,輾轉找到我。歷經數回門診,前後兩個月,佩玲狀況才回穩,前男友又上門。「醫生妳別緊張,我沒答應。只是那麼多年的感情……」
「我了解。」放下鍵盤滑鼠,我打直腰桿,雙手合握,鎮重望著淚水又在眼眶打轉的佩玲:「但我真怕妳成了前面那位阿姨翻版……」「她怎麼了?」佩玲杏眼圓睜。
「放不下酒鬼老公被海K40年,只能靠精神科藥撐著。」

吳佳璇《人情絆》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