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出,沒注意

出版時間:2005/04/11

我們乘坐著北京當地出版社朋友的車,緩緩行駛在車輛很多的馬路上,這台車子的性能很不錯,車內的空間也算寬敞,後座鋪上了一整張羊皮,毛長而暖和,散發著金色奶油的光澤。我可以想像著,當冬天寒冷的朔風吹襲時,落坐在這樣的皮毛褥子上,該有多麼舒適。這是小資的、享樂主義的,這一代都會人追求的生活品味。
我們的車子停下來等紅燈,旁邊有輛小型車也停下來,車窗上黏滿了各式各樣的卡通公仔娃娃,一隻緊鄰著一隻,每扇窗子密密麻麻都是,看起來簡直像是一個販賣公仔的車子。「你們瞧!現在好多女孩子,都把自己的車搞成這個樣子。」北京朋友有點不以為然的語氣:「就像是小孩兒似的。是不是太幼稚了點兒?」正說著,那輛車子加速前行,車尾巴上貼了張「熊出沒注意」的黃色貼紙。北京朋友忙著招呼我們看那張貼紙:「看看那個,特別有趣。熊出沒注意,有意思。」
因為在台灣總是見到這樣的貼紙,已經習慣了,也就忘記了頭一次見到的時候,那種有趣的感覺。忽然我也想起來,自己頭一次見到,是在七、八年前到北海道去旅行那一次,和朋友逛到名產店裡,我們同時被黃色的「熊出沒注意」的貼紙所吸引。「好可愛啊!買一張回去貼。」我們一人買了一張,結完帳才仔細思量,該貼在哪裡呢?朋友說她要貼在車上,就會有一種在森林裡駕駛的想像;我說我要貼在研究室的門上,就像是以前別人貼的「內有惡犬」。

習以為常不需適應

北京朋友說:「頭一次看見,還真不明白,什麼叫做『熊出,沒注意』啊?原來是『熊出沒,注意』啊!」我聽得一愣一愣的,是啊,為什麼我一開始就心領神會的知道那是「出沒」呢?為什麼我沒想過這五個字可以有不同的解釋呢?
是不是因為,我們對於日本的漢字用語早就習以為常了呢?看見「宅急便」的時候,我們很清楚的知道,這跟房子或是上廁所都沒有關係;在挑選水果的時候,我們自然會選擇「完熟」的水果;我們到日本旅行,總是要帶一些「限定商品」才覺得不虛此行。
日文裡的漢字,我們是這樣輕而易舉的接受了,就像我們在生活中也接受了生魚片和蕎麥麵,從來不需要思索或適應。


一指在APP內訂閱《蘋果新聞網》按此了解更多


《蘋果》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
點我訂閲新聞信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