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泉的真髓

出版時間:2005/04/11

去山形的藏王溫泉滑雪,除了滑過世界奇觀的樹冰原以及享受了鮮嫩的山形牛之外,每天都泡在乳白色的溫泉裡,遠離都會塵囂,品味珍貴的山區靜寂,讓樹林擁抱自己,裸身與自然化為一體,恍恍惚惚地進入極樂世界;此地的溫泉是從紀元一一○年便已經開湯了,想來過去一千九百年來,都有人做跟自己一樣的事,無限奇妙呢!溫泉的魅力何在?讓人們幾千年來都樂此不疲呢?

十湯十色有個性

日本人泡湯的歷史很長,有馬溫泉傳說有三千年歷史,也因此讓溫泉有兩種魅力,一種是湧出地面的泉源本身,溫泉真的是「十湯十色」,每一種溫泉都很有個性,不泡不知道,山本愛說「溫泉跟女人一樣」;像藏王的溫泉便是強酸性的高溫泉,療傷力很強,我是很莽撞的人,不時都有刮傷、切傷,小傷口真的第二天就都癒合了,但因為太酸了,每次浸泡時間都比較短,分好幾次,有的泉還會將毛巾都腐蝕掉呢!有的客人帶了銀飾泡湯,出來時都變成黑色的,不過旅館掌櫃會拿出藥水來,像變魔術般地讓銀飾恢復原來的光澤。
另一個魅力是溫泉地,這是人們世世代代守著一個泉源的場所,尋求溫泉的人全都聚集到溫泉地來,形成了溫泉街,來此處的人都是想洗身洗心、舒坦度日的人,聚集、邂逅,休生養息,又開始新的旅程;在溫泉地、湯治場裡,每個人都很溫柔,所以我格外喜歡泡湯前後,罩著寬鬆的衣服,拖著拖鞋,在溫泉街上散步,這裡的腳步永遠比東京慢了好幾倍。
或許買個剛出籠的溫泉饅頭,邊走邊吃,這是溫泉街的特權,或許不經意地鑽進一個射擊場,想打幾個玩具、罐頭當紀念品,才驚覺眼力已經大不如前;溫泉街景往往數十年不變,如時光隧道,在這裡的自己好像是另外一個人;溫泉街裡蓄積著聚集此地的人們的記憶,以及有形、無形的物語,像是在有馬溫泉,我買了一本當地的溫泉史,發現記載有「蔣介石與宋美齡在有馬溫泉相親」,不知是真是假?

累了就泡湯看書

以前的文士為了寫小說而去泡湯,志賀直哉的短篇《豐年蟲》是回憶四十四歲時曾經到信州戶倉溫泉去的事,寫著「來到此地已經七個月,在此之前跟家人到淺間山附近的千瀧,已經開始寫的小說沒寫完;這次將家人送到東京的父母家,只有自己到戶倉,繼續寫下去」,結果寫出小說《邦子》,他寫累就泡湯、躺著看書,或出去散步,到千曲川邊或是到為松杉巨木圍繞的神社去,有時搭車到附近小鎮上田,在那裡吃信州蕎麥麵,從現代人來看,羨慕至極,時光在溫泉地是如此緩慢悠閒地流動,覺得以前的文士實在很有餘裕,每次泡湯不會超過三天的我,功力還差好幾截呢!

本新聞文字、照片、影片專供蘋果「升級壹會員」閱覽,版權所有,禁止任何媒體、社群網站、論壇,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、改寫、轉貼分享,違者必究。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