臉孔可當販毒執照

超不良氣氛的長相

出版時間:2003/12/06

我家爸爸

據說台灣源遠流長的流氓傳統已遭斷層,情義倫理解體、組織長幼潰散,出來混的都是臉帶屎色的生意人,與電腦業務員的差異,僅在於他們幹了點非法生意。那留下了什麼呢?也許就是陳松勇、吳孟達的扮相,讓人一望而知是流氓。

江湖臉險象環生

我爸是豆腐店老闆,濃眉大眼、鬈鬈飛機頭,一副英俊傻模樣,說白了就是標準土台客。年輕時好勇鬥狠但沒犯過法,當年時興帶點江湖味,即使內向少年也在角落寂靜地使壞給自己看。不知為何,等他洗手從良多年後,居然特別顧阿sir怨。
幾年前,他和我那土台妹老媽開車到高雄探親。他一下車問路,一輛霹靂小組警車猛然煞車,衝下兩位幹探,把他架到路旁搜身。車上老媽當場傻眼,大白天見鬼了嗎?
一次爸從高雄搭統聯夜車上台北,剛下車,冒出兩個警察,又一左一右架住,叫他趴下搜身,坐夜車犯法啦?
其實他一站到馬路旁,警車每過必停,抓了他臨檢。哪怕是不同方向的警車,只要見了他,一定高速由最近的出口撩過來!
所以每次全家出遊,上高速公路前,台妹老媽必先把他眼中最帥的駕照、行照擱上儀表板。
只要經過警察站崗的收費站,心照不宣,一定被攔停靠邊,讓警察審問我那超賽的老爸。

老百姓退避三舍

那年我偷懶蹺掉軍歌練習,老師便來電威脅說我沒去、全班不能放學。於是我拍醒熟睡中的爹娘,讓爸載我去學校。老師見了我、我爸、搭便車兜風的我表妹,當場失色,說我是要去打老師。唉,我爸長那樣,是人都會誤會的!
我叫爸去找老師解釋。老師剛轉頭過來,臉還很臭;一看到他,立刻滿臉堆笑。他的臉簡直就是「內有惡犬」的告示牌。
回途老爸把著方向盤:「我會長得很恐怖嗎?」我幾度想開口,卻撒不了謊,只能沉默。

低腰妹


一指在APP內訂閱《蘋果新聞網》按此了解更多


《蘋果》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
點我訂閲新聞信

下載「蘋果新聞網APP



有話要說 投稿「即時論壇」
更多

《副刊》

新聞